人物风采
所在位置:首页 》党群工作 》 人物风采人物风采
亚洲象的守护神 发表于:2016-03-03 访问量:

--记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组长岩罕陆

        人物介绍:岩罕陆,男,1975年8月20日出生于云南景洪,布朗族,初中学历,目前是西双版纳野象谷景区有限公司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组长,认识他的人都亲切地称他为“老布朗”,不仅是因为他有着少数民族特有的黝黑皮肤,一笑起来露出满口的白牙,更因为他身上集中体现了布朗族人民能歌善舞、热情朴实的特点。

        在工作中,他是严厉却亲切善良的好领导和身先士卒的好老师;在生活中,他的乐观和热情像一缕阳光照耀温暖着他身边所有的人;在丛林里,他带领的9人小组就是亚洲象的守护神,他和他的同伴们用生命和信念成为守护亚洲象的忠诚卫士!

忆往昔峥嵘,用三年青春保卫祖国

        岩罕陆的父亲是云南大渡岗昆罕新寨的“龙头”,管理着昆罕新寨的大小事务和祭祀、婚丧嫁娶等村寨工作。布朗族龙头的传承是世袭制的,所以岩罕陆是名副其实的“布朗王子”。对于少数民族来说,能读书已经不易,岩罕陆能读到初中,成为村寨的最高学历,这都得益于他父亲的和蔼开明。1993年岩罕陆初中毕业,在家跟随他的老父亲管理村寨,做好接替“龙头”职位的准备,但他并不开心,他多么想去看看外面的世界,1994年12月,部队征兵,岩罕陆仿佛看见了曙光,他的老父亲理解自己的儿子,不顾其他族人的劝阻,毅然将宝贝儿子送去了部队。在云南森警总队保山大队的这三年里,铁一样的纪律锤炼了这位朴实而勤劳的布朗少年,他坚毅、勇敢、不怕苦不怕累的品质被激发和展现,他用他的实际行动获得了部队的肯定,1996年在结业时获得了部队的最高荣誉“优秀士兵”。1997年从部队转业后岩罕陆进入野象谷景区工作,成为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一员,凭着这份退伍不褪色的精神,从一开始的畏惧到后来的专业和熟练,他用他的生命监测和保护着亚洲象,一干就是十八年。

 

无悔奉献,十八年用生命监测和守护亚洲象

        刚进入野象谷时,岩罕陆的岗位是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队员,主要负责对西双版纳勐养保护区出没的野生亚洲象进行监测、保护,每天的工作就是爬山涉水,在环境恶劣而又危险的热带雨林内穿梭,通过脚印、粪便等情况了解亚洲象的生活状况和身体状况,如遇到野象受伤,还要立即汇报相关部门,配合组织救援,他们在保护大象的同时也得注意控制大象不要伤人,通报和警戒是日常工作中的重要环节,在大象伤人和伤物的同时,作为小组的每位成员第一时间就是报警。野生亚洲象是庞大而又危险的动物,它的嗅觉是人类的60倍,岩罕陆常常在观测它们的生活时,被野生亚洲象追赶,好多次差点命丧野生亚洲象的脚下。但他无怨无悔,他总是说,我们的工作虽然平凡,但是我们觉得很有意义,我们观测和保护着陆地上最大的动物——亚洲象的安全。

        每天行山之前他都要带着小组人员开会,总结昨天工作,交流遇到的新问题,布置今天的工作,同时准备好干粮后一起开始一天的行山。最早时候是凌晨5点出发,到晚上7、8点回来,跋山涉水,一天不少于10公里且没任何辅助工具,完全是凭借多年积攒的工作经验和方向感,在巡山时候根据大象的粪便、脚硬、气味来分辨大象是否来过?是否在附近?是否还会回来?判断和分析都是全凭多年的工作经验,每天的巡查他们还要观察亚洲象的生活习惯,是否有人偷猎、野象是否受伤。估计到野象会到景区时,他们必须提前做好预警,疏散好游客。对于在附近的象群,岩罕陆和他的队友们,都会给大象和象群起各种名字,有时候看到大象的象牙有点像竹笋,就起名为“竹笋象”,有时候看到象群里充满了温馨的气氛,就起名为“扬扬家族”、“然然家族”,这些大象家族也成为了岩罕陆小组的好朋友,它们知道这个小组一直都在保护和爱护着它们,人和象在那片原始森林里成了最好的伙伴,彼此见面都好像是老朋友。

        行走在原始森林里,罕无人迹,不管刮风下雨这群人都没有怨恨。因为常年在雨林里,很容易患上关节疾病及风湿病,疼痛从来没有影响到岩罕陆的工作。他回忆起有一次在山上三天三夜,因为野外不能生火,队员们就背了冷饭、盐、辣子,大家累了就在山里睡下,渴了就喝点小溪水,饿了就找点野菜吃,大象来了就爬树,身体上小毛小病大家都有,也习惯了。这种习惯了的日子在十八年里重复上演。

        记得2005年7月的一天,岩罕陆正在野象谷树上旅馆附近巡逻,突然听见一声象吼,通过多年的亚洲象监测工作,他马上意识到有异常!待他悄悄靠近后,才发现是一头未成年雌性野象脚部被兽夹夹住,无法行走,小象的妈妈在小象的身边走来走去,想帮小象消除痛苦,但毫无办法。岩罕陆发现小象的脚已深度受伤感染,如不立即实施救助很可能会危及小象的生命。情况紧急,岩罕陆不敢拖延,立即将情况汇报给了相关领导,并在救援队伍赶来之前,和另外的几名同事想法设法驱赶象群,通宵熬夜警戒和守护,不让象群靠近受伤的小象造成二次伤害。专业的救助队伍到达后,又不顾通宵熬夜的疲劳,配合救助队伍对小象实施救助,顺利的将小象护送至救治中心治疗,这头小象正是后来深受大家喜爱的“然然”。“然然”并不是岩罕陆协助救助的唯一一头野象,在后来的几年里,每一次的救助都比第一次更加惊险,但是救助成功的喜悦给了他面对危险的勇气。凭借着这份对野生亚洲象的爱,他先后参与了2007年“10·1”野外受伤亚洲象重大救护行动,2010年“2·19”野象“昆六”的救护行动,2012年“2·18野象谷”救护行动,2015年8月小象羊妞救护行动。

        每一次救助后,在他的心里,更加坚定了他坚守保护亚洲象的这份责任和使命。

    特殊“导游”成长为观象能手

        野象观测保护小组,作为野象谷内危险系数最高、劳动强度最大的一个部门,自2005年成立以来,就一直处于人员缺编严重的状态,作为一名“山里汉”岩罕陆凭借着自己对热带雨林中各类动植物的情况熟悉,再加上几年森警部队的锻炼经历,很快便在这个小组中脱颖而出,成为了小组中的主力队员,野象观测保护小组中所需的各项特殊技能,如爬树、趟水、足迹跟踪、粪便识别等对于从小就在深山里长大的岩罕陆来说,亦是信手拈来的活计。

        然而要进行亚洲象的观测或保护,仅靠这些山野生存技能还远远不够,还需要学习如何对大象脚印进行测量来判定大象的身高体重,如何通过对大象的粪便进行观察,来判定象群的数量及觅食区域等等,更重要的是还需要学习如何在保护自身安全的情况下,利用照相机、摄像机等器材记录下野象生活中的点点滴滴。这些科学研究,对于一个只有着初中学历的山里汉来说,确实非常困难,可岩罕陆却不这么认为,早年他就为自己未能继续进入高中、大学深造而万分遗憾,如今可以跟着那些专家教授一起做研究,对他而言已是莫大得荣幸。由于对大象的重视和保护,专家学者们纷纷到达西双版纳进行专业研究,这个时候,老布朗和他的同事们又变身为保护学者专家的丛林卫士,作为引导专家们进山的唯一“导游”,他们自豪又快乐着,因为他们又可以学到很多新知识了。岩罕陆经常利用自己“导游”的特殊身份在工作之余积极向各位专家学者讨教亚洲象的科研知识,不断地学习摄影摄像技巧,通过几年时间的琢磨与钻研,他成为了国内少有的观象能手,并成为了西双版纳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主要负责人。

        2015年湖南卫视到西双版纳录制“爸爸去哪儿”节目,观众朋友们在欣赏节目的同时,也对西双版纳热带雨林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在神秘的热带雨林深处,这里是100多头亚洲野象的生活乐园,是世界上唯一一个可以安全观测到亚洲野象及其生活痕迹的地方,在这片人与动物和谐相处的地方,人们却不知道,为了录制好节目,防止野象伤人,岩罕陆和他的队友们无数次的做好巡山和预警工作,再次以特殊“导游”的身份向全国各地的电视观众传达了人象和谐的美好画面。

“ 无冕之王 ”用生命铸就人象和谐

        在这18年的岁月里,他也有过委屈和不被理解。野象谷野象出没时如果象群主要集中在游道两边,会给游客的正常游览造成很大的影响。野象的时速很快,每小时约60公里,如果没有岩罕陆这个小组的预警,野象伤人将会带来不可预见的严重后果。这个小组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观象能手,任何一名战友都是国内不可多得的亚洲象观察和保护“专家”,然后岩罕陆和他带领的八名队友,没有任何高级职称,没有任何头衔,他们是名副其实的“无冕之王”。

        春节黄金周从来都是野象经常出没的时间段,岩罕陆记得又是一个黄金周到来,有一个平均年龄为60岁的游客团,大概有10多人,那时大象已经离他们只两三米了,他奋不顾生接近大象引起大象注意使大象来追他,其他的伙伴们赶快把老人们领到相对安全的地方;2013年年初三那天,野象谷景区游道象神树附近还有两三百游客正在通行,这时一群十分狂躁的野象朝着人群突然冲了过来,情况十分危急!当时岩罕陆距离象群只有五米远,岩罕陆和亚洲象观测保护小组的队员为了保护游客的安全,不顾生命危险采取驱赶的手段将大象引开,同时将游客疏散到了安全的高架桥。有的游客不理解,对他们辱骂、投诉,甚至有的游客还动手打人,以为是他们故意制造紧张气氛,但他默默的忍受着,坚持打不还手,骂不还口。 甚至又一次遇到大象来追他的时候,要不是由于大象摔跤了,他的生命也许就终结在那一刻,每当说起这事的时候,他竟然是笑着对大家说:还好,大象摔跤了,这笑着的背后是多么惊险和恐怖啊,为了游客和附近村民的安全,以身试象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。十八年来无数次遇到的危险,他却从来没有退却过,尽管小组里有几个同事因为高危职业已经离开了这个团队,但是岩罕陆以一个布朗人的淳朴和执着,以对这份工作的热爱和对亚洲象保护的使命感和责任感,让他和他的队员都坚持了下来。

        十八年来他以自己年轻的生命解救了100多人的生命,但是却从来没有接受过被救人员的感谢。对他来说,这是他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使命。用心用行来保护象和人,在那片原始丛林了已经形成了人象和谐的局面。经过多年的宣传和保护,现在已经很少有猎杀大象情况出现,人们对于这个庞大的动物,更多的是喜欢和亲近。他说,他很庆幸当年的选择没有错,他更庆幸野象谷选择了他,而下一个10年,乃至20年,30年里,他仍愿意与大家一起踏泥石、穿丛林,风雨兼程,为亚洲象的观测保护和救助工作奉献他的全部。

     “小布朗王子”的大象情结

        在泰国,大象象征着吉祥如意,而在版纳也有吉祥如意的一家。“老布朗”在临近四十的时候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,今年两岁多,有神的大眼睛完全遗传了父亲。对于新添的这个小宝贝,爷爷和爸爸都是喜爱至极,爷爷曾经想过,儿子没有继承自己的家族,孙子应该没有问题吧,没有想到的是,这个小孙子从小不知道是遗传还是其他原因,就是非常喜欢大象。岩罕陆每次休息回家,小王子看到爸爸第一个动作就是要看手机,看什么呢,看看爸爸每天拍摄的大象照片和视频,没有手机看的时候,他就看电视里的动物世界,只要一听到“大象”这个词就眼睛发亮。有一次同事开玩笑对小王子说:不给他看大象了。结果话才说完,小王子就嚎啕大哭起来,让同事们手足无措,但是大家心里又感到非常欣慰。只要小王子到了爸爸的工作地点就要喊爸爸带他去看大象,坐大象,如果是看不到大象,绝对不走,直到满足这个要求为止。平时小王子也学会了向身边的小朋友炫耀,他爸爸的工作是“保护大象的”,小小年纪就不同于寻常小孩,爱表现出为爸爸的工作自豪。不仅是儿子,作为野象谷一名导游兼大象讲解员的媳妇也很支持他的工作,不为他太晚回家而埋怨,不为他管不了孩子而抱怨,不为他不能经常在家人身边陪伴而怨恨,在老布朗的身上,她看到了一个男人的事业心和责任感,她相信守护爱护大象的男人,也一定是一个爱家的好男人。

        每次当老布朗看到那高高骑在大象上笑容灿烂的小王子时,他就非常地开心,非常地欣慰,疲惫和辛苦都远远抛在脑后。阳光从树林里洒下来,照在他黑黝的皮肤上,看到儿子那张开心的笑脸,好像就是那抹丛林里洒下来的阳光,让老布朗仿佛看到了监测保护亚洲象的事业又后继有人了……

    下一条